书斋楼都市言情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711章 啥?还是个公主?

第711章 啥?还是个公主?

最新网址:.botaodz.
    “喔~~~~”

    其他人从惊愕中‘恢复’,纷纷眨巴着眼,拖长了尾音。

    “啊?”

    陆鸣从仇恨状态清醒,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不,不是,师兄,你莫要毁人家清白。”

    “我跟瑶瑶是清白的···”

    “嗯,我知道。”苟剩正色点头:“清清白白好做人嘛。”

    “对,你们都是清白的。”

    众人纷纷点头。

    陆鸣听了,本应该高兴,但却总觉得大家都意有所指,这可就有些难受了。

    他哭丧着脸,琢磨着这会不会给瑶瑶带去麻烦。

    “那我就开始了。”

    “好!”

    陆鸣重重点头。

    接着,众人便发现神算子闭上了金灿灿的眸子,看样子,已经开始推衍。

    苟剩拍着陆鸣肩膀安慰道:“莫要担心,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定然远超师兄我。”

    “我们酒神峰的未来,还要靠你呢!”

    陆鸣勉强一笑:“师兄说笑了···”

    丹胖子等人也眼巴巴看着,都有些紧张,就怕神算子一睁眼说不收钱。

    唯独齐紫霄相对淡定。

    毕竟陆鸣好歹是个主角模板,总不能说死就死吧?那不白瞎了主角模板么?

    咦?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一个酒神峰就有两个‘卧龙凤雏之人’,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

    这两个主角模板,不会真得挂一个吧?

    “···”

    这么一想,齐紫霄也不怎么淡定了。

    约莫有半柱香时间。

    神算子从入定状态醒来,状态还算不错,面色也未曾有多么难看,但,他的神色却有些诡异。

    “···”

    “恐怕我是真没法收你的灵石了。”

    众人一愣。

    “卧槽?”丹胖子惊叫出声。

    “怎么会?”周怡宁与陈橙捂住红唇,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惊讶:“神算子师兄,你是在说笑吧?”

    “瞎子?”

    苟剩的气息,变得有些恐怖:“你认真的?”

    神算子无声点头。

    齐紫霄沉吟道:“你说过,哪怕有九成九九几率会出事,你都有办法化解?”

    “也有例外。”

    神算子摊手,有些无奈:“按理说,就算做某事,只有哪怕一线生机,都可以搏!”

    “实在搏不了,也能选择放弃,不去做? 总不至于也会出事吧?”

    “但陆鸣这事? 却是···”

    他无奈摇头。

    “进得出事,退? 也得出事。”

    “留在圣地中也不行?!”苟剩焦急询问。

    “那你得问他? 是否留得住了。”神算子深深看了陆鸣一眼。

    一直沉默的陆鸣缓缓抬头,与神算子对视? 而后看向苟剩,强笑道:“师兄?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

    “人定胜天!”

    “狗屁!”

    苟剩破口大骂:“这次是真特娘的十死无生了? 一线生机都没有,只能留在圣地中。”

    “这次你必须听我的,莫要冲动,万事等之后再说? 大不了等你的实力强横一些再出手便是。”

    “你是去报仇? 不是去送死,明知是死,还要去,那谁去给你的族人、父母报仇?!”

    陆鸣却缓缓摇头:“我等不了了。”

    “再等下去···”

    他捂着自己的心脏,面色有些狰狞:“我会发疯!”

    “···”

    苟剩沉默。

    这是血海深仇!

    没有体会过的人不会懂那种心情? 但哪怕只是想想,那种痛苦、无力感? 也足以让人发疯。

    午夜梦回,必然是心惊胆颤、痛苦不已吧?

    “你们别急。”

    丹胖子在一旁打着圆场:“瞎子? 你就别吓人家了,我就不信? 你算出的结果就一定准!”

    “指不定你算错了呢?你还能没失过手?”

    苟剩流露出期待之色? 陆鸣也瞥眼看来。

    “还真失过手? 而且不止一次。”神算子轻叹。

    丹胖子一乐:“我就说嘛,证明还有机会···”

    苟剩也是长出一口气:“你这狗日的死瞎子,吓老子一跳。”

    “我话还没说完。”

    神算子却无情打断他们的话语:“我的确失手过,还不止一次,但并非是我算不准,而是算不出。”

    “根本就没算出结果,自然没有准与不准,但凡算出过结果的推衍、卜算,从修行天地大衍术到现在合共三万七千六百二十四次。”

    “无一···不准。”

    丹胖子:“_(|3」∠)_”

    苟剩:“(⊙o⊙)…”

    陆鸣:“······”

    陈橙、周怡宁:“这???”

    神算子没再吭声,而是看向陆鸣:“我看了很多种可能,但每一种,你都选择出去。”

    “去追查当年之事,结果···”

    “若是你留下,当有一线生机,你可能留得下?”

    “留不下。”陆鸣没有过多迟疑:“师娘常道,修仙之途,先顺天、再逆天。”

    “何况,人定胜天?!”

    “天要我死,我偏不死。”

    “这一次,我要人定胜天!纵是真的天要我死,我也要逆天而行。”

    他声音沉重,表达着自己坚决的内心。

    一往无前!

    苟剩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连道:“小子,听我一句劝,咱不去。”

    “我知道你小子很不凡,遇强则强是家常便饭,但这瞎子的卜算能力,在当今修仙界,也是蝎子的粑粑独一份了。”

    “那是必死,你的血海深仇总不能让其他人去报吧?你若死了,一切皆休!”

    “何况,还有你的瑶妹妹?”

    “我···”

    陆鸣没有考虑过多,但却缓缓摇头,而后不吭声了。

    “反了、反了!”

    苟剩怒骂:“你小子是翅膀硬了,分神期就不听师兄的话了是吧?信不信我告诉师父、师娘?”

    “你要去送死,考虑过他们二老么?”

    “他们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

    “咳。”齐紫霄干咳道:“过了。”

    苟剩:“···”

    “总之,这是必死啊!”

    陆鸣弱弱道:“师傅师娘那边,我自会去拜别,但此事,无人能更改。”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

    苟剩想骂人。

    但看着这货像是茅坑里臭石头一样的性格和做派,却又无可奈何。

    怎么办?

    难不成一棒槌把这货打晕,然后关起来?但是看他的样子,怕不是关起来之后就得走火入魔!

    苟剩其实也理解为什么神算子会说留不住。

    因为是真的留不住。

    这怎么留啊?

    分神期,本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很容易滋生心魔!

    不然为啥叫分神期?

    一是可以分魂,二就是容易出事!

    陆鸣已经分神期,且明显心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若是他不去做这事儿,就算留下来,也得心魔爆发,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所以,去与不去,其实都是个死。

    也难怪神算子不愿收灵石,因为没法救啊!

    “唉。”

    “一个个,真不让人操心,明知必死,还要去···”

    苟剩无语凝噎。

    “师兄···”陆鸣苦笑:“师弟愧对于师兄的关怀,此番若是死了,如有来世,我定然···”

    “去他妈的来世。”

    苟剩破口大骂:“我不信那些东西。”

    “瞎子,再起一卦。”

    “这次算上我,且看活命几率有几成?”

    嗯?!

    这话一出。

    所有人都惊了。

    包括齐紫霄在内,或者说,齐紫霄是最吃惊的一个。

    作为苟剩,这货绝对是最怕死人才对,可在这种危机时刻却主动站出来了?

    好一波兄弟情深啊!

    她暗暗感慨。

    同时,也略微放心了些。

    “若是苟剩出手,应当无碍了吧?”

    其余众人,也是吃惊的厉害。

    他们或许未必能理解‘苟剩’是什么意思,但却也知道,苟剩这货时常把‘那就是必死’什么的挂在嘴边。

    简单来说,就是‘消极派代表’。

    做什么事都很消极。

    总觉得不够稳妥,应该谨慎谨慎再谨慎,哪怕已经无比谨慎了,这货都能来一句:啥?九成八几率不出事?四舍五入就是必死!

    结果现在他竟然主动参与这等危机之中?

    “师兄,你···”

    陆鸣张了张嘴,一时间热泪盈眶:“你何须如此,师弟我愧对于你啊!”

    “少废话。”

    苟剩黑着脸:“你以为老子想啊?老子都快吓尿了。”

    “但你小子若是死了,谁去给师父师娘端茶送水?总不能是我吧?”

    “唉,这次恐怕是真要被你害死了,他奶奶的···”

    满口污言秽语。

    但此刻却没人觉得他粗俗,甚至连口口声声骂登徒子的陈橙与周怡宁二人,此刻也觉得苟剩特别男人。

    当然,也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要说芳心暗许什么的···

    想太多!

    “十万!”

    神算子长出一口气,露出些许笑容。

    都是同门,且一起经历过许多,他自然也不愿陆鸣去赴死,而有苟剩这个连他都无法全部看穿的男人一同,应该是安全了吧?

    然后···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

    神算子面色惨白,哆哆嗦嗦睁眼:“九成九九···”

    “九成九九无碍?”苟剩双目一亮:“虽然四舍五入还是必死,但总归是可以一试了。”

    “九成九九一起死。”神算子无奈开口。

    “这灵石,我仍然收不了。”

    亏了,亏大发了啊!

    神算子十分郁闷,打破这两个家伙的光球,比特娘打破圣子的光球还要恐怖许多。

    险些没反噬的他吐血!

    结果还没法收钱,这可不是亏大发了么?

    而这话一出,苟剩的笑容僵住,满脸不可置信,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他想不明白。

    自己出手,结果只有零点零一的存活率?!

    陆鸣倒是相对淡定,他依稀察觉到自己的师兄不凡,但却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此刻听闻还是几乎必死,便道:“师兄,既然差别不大,您就没必要一同前往了。”

    苟剩:“···”

    他是真有些退缩了。

    这尼玛不用四舍五入了,是真的必死啊!

    同样对这个结果吃惊的,还有神算子与齐紫霄。

    神算子无法彻底看透苟剩,但却也知道这货藏的很深,很厉害!连苟剩去了也于事无补?

    陆鸣此行到底要经历什么鬼啊?!

    更惊讶的,则莫过于齐紫霄。

    在齐紫霄看来,苟剩就是说自己早已仙台,她都不会吃惊,这样的人,带着一身底牌···

    而且还是两个主角模板一起去,结果还是要凉凉?

    这就有些夸张了!

    诚然,这种主角模板倒也不是怎么都死不掉,可两个人凑到一起,还几乎是必死,这就很过分。

    另一个问题则在于,随身带一个仙台大佬,还得凉凉?

    是,修仙界仙台不少,二流宗门都有至少好几个低阶仙台,中阶的也不是没有。

    可他只是去追寻自己的灭门惨案啊!

    这玩意儿能牵扯到那么多东西?!

    从之前陆鸣的描述中,可以得知,陆家村当时最强的也就是先天强者而已。

    所谓的先天强者,是习武之人,连炼气期修士都打不过。

    就这样一个村子,幕后之人竟然能让仙台修士栽跟头,让两个主角模板的人联手都没有半点胜算?

    这···

    合理吗?

    但凡有点实力的也不至于覆灭这样一个村子啊!

    齐紫霄皱眉:“你再说说,当初村中的情况···”

    “所有人都被吸成了干尸···”陆鸣强忍痛苦描述。

    齐紫霄听后,更疑惑了。

    听起来就是被人吸干了浑身精血、神魂,这种事儿邪修、魔修,甚至一些修仙者都干。

    要嘛是为了增加修为,要嘛是为了疗伤。

    但注意,这些‘补品’的层次实在太低,最多也就能对金丹中期之前有一丁点作用。

    之后?

    呵呵哒!

    这也就从侧面证明,陆鸣自己的感觉没错,那些人的确最强也就金丹期。

    “···”

    大能后代?

    牵扯到某些大势力?

    齐紫霄皱眉,而后···

    突然灵机一动!

    “是了!”

    “陆鸣是主角模板,这种主角模板的村落,怎么可能不明不白、无缘无故就被灭门?”

    “这其中必然有大秘密啊!”

    “这就是个大型隐藏任务,其内必然有很多东西值得去发掘,一旦揭开···”

    “足以震惊修仙界?”

    “如此说来···”

    齐紫霄来了兴趣。

    她是不能随便冒险,但如果这个险值得冒呢?!

    按照一般的剧情走向而言,陆鸣的灭村之谜,就是主角的转折点,这必然是隐藏着一些大事。

    如果能够查明,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指不定就是属于‘主角模板’的机缘呢?!

    当然,风险也得注意。

    是以,齐紫霄看向神算子:“再算一卦,依旧是十万,加上我试试?”

    神算子:“(ΩДΩ)???”

    o(╥﹏╥)o···

    “殿···殿下。”

    “您饶了我吧。”

    神算子都吓哭了。

    就这两个憨货,都险些让我大口喷血,再加上你???这是要让我死啊!

    算你一个都算不出来,简直就是飞蛾扑火···额,不,飞蛾扑星球!

    而且那星球还越来越大了!

    您让我把您们一起算?那可不就是让咱死么?

    神算子很忧伤。

    而后···

    他决定转移话题,恶狠狠瞪向陆鸣和苟剩,伸手:“拿来!”

    “什么?”

    两人发愣。

    “装什么傻?”

    “灵石啊!每人十万,少一个子儿都不行,告诉你们,我如今反噬极重,这其中的因果大了去了!”

    苟剩:“???”

    “你的意思···能收钱了?”

    陆鸣也有些意外:“可是找到了破解之法?”

    神算子闻言直翻白眼。

    破解之法?

    还破解个屁啊破!

    知道我为什么怕么?

    知道我‘唯二’那两次,算不出结果得人,是谁么?就是圣女殿下啊魂淡!

    这位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变数,有她在,就是万死无生,都会充满无尽变数。

    有可能依旧会死,但也有可能会残、会变白痴、会活着、会···

    啥都有可能!

    这就是变数!

    说不清、道不明、足以蒙蔽天机,让天道都抓瞎、无法看出其未来轨迹的存在。

    这样的变数都表明要一起去了,我还能不收钱?

    不收钱是傻子!

    不过这话,神算子没明说。

    他只是道:“殿下有多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有殿下在,还怕必死???”

    “拿来,赶紧的,我得抓紧时间去疗伤!”

    “嗯,然后我跟你们一起去!”

    变数是啥?

    嘿,总之跟着一起去,哪怕是看看热闹也好。

    丹胖子眼珠子一转,虽然他的眼睛早已因为胖而只剩下一条缝:“那,我也出一份力吧?”

    “好歹我也是分神中期,比陆鸣强那么一丢丢···”

    表脸!

    众人脑子里都升起这俩字。

    你那分神中期···不提也罢好吧?

    “也行,咱们圣女小分队倒是挺久没一起行动了,陈橙,你们二人意下如何?”

    齐紫霄看向两女。

    “自然是好的。”两女喜滋滋应下。

    如此一来,倒是给苟剩和陆鸣整懵了。

    尤其是陆鸣,他十分错愕:“殿下,这···陆鸣何德何能,让殿下随同冒这般凶险?”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要不,我通知你家瑶瑶公主一起?”齐紫霄反问。

    “啥?”苟剩跳脚:“还是个公主?”

    齐紫霄略有些尴尬。

    嗨,嘴太快了。

    
最新网址:.botaodz.
第710章 你们都是乌鸦嘴 回目录 第712章 但凡有一颗花生米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