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历史军事这个始皇真牛逼第二百三十九章 看看是草原骑兵厉害,还是大秦铁骑无敌

第二百三十九章 看看是草原骑兵厉害,还是大秦铁骑无敌

最新网址:.botaodz.
    陛下真是英明神武,智慧过人,萧何实在佩服万分。

    拜别之后,萧何便离开了,开始去做陛下吩咐的事。

    陇西郡狄道县大秦帝国长城要塞最西边,以石板铺筑的宽阔驰道之上。

    绵延百里的蜿蜒黑色洪流,宛如一条巨龙,奔驰疾行。

    一杆黑色军旗迎风招展,上面刻着一个巨大的篆体秦字。

    马蹄踩在厚重的石板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金属交响。

    巨大的马蹄声犹如山崩地裂一般,不绝于耳。

    每个骑兵都带着一张乌黑鬼脸面具,狰面獠牙,十分恐怖。身披鱼鳞黑甲,精湛的工艺串联起了一片片铁片制作而成。

    每匹骏马都丰神俊朗,精神抖擞,毛发柔顺。托着骑兵的背部皆有一座马鞍,两侧都挂有马镫。

    蜿蜒的黑色洪流每一段兵种都各不相同,有些背弩,有些挎弓,有些扛着一杆几米长的长戈,长矛。

    唯一相同的便是他们腰间全都挂着一柄小巧精致的刀鞘,无形中透露着肃杀之气。

    很快蜿蜒的黑色洪流便踏出了临洮城关,直到所有骑兵出城关之后,一字排开在茫茫大地之上。

    队伍最前方骑着黑色骏马,头戴大将军盔的李信同样被鬼脸面具遮盖起来。

    “周勃何在?”李信大吼一声,气势如虹。

    “末将在。”他身旁立刻想起一个回应之声。

    “派出你手下所有斥候军四面八方散开,直扑阴山,寻找草原王庭所在。”

    李信语气不容置否道。

    “末将领命。”周勃领命之后,就带着自己的一万斥候军,朝着东北方向,四散飞驰而去。

    “樊哙何在。”李信再次开口叫道。

    “末将在。”樊哙当即应诺。

    “你带五万铁骑穿过沙滩戈壁迂回至草原大军北面,截断其退路。待本将与草原人主力交战之后,立刻攻其右翼。”

    李信大声命令道。

    “末将领命。”

    樊哙对着李信拱了拱手,然后挥了挥手,当即带着自己本部人马朝着大漠戈壁直奔而去,绕行到草原人背后。

    “龙且何在。”

    李信再次叫道。

    “末将在。”

    龙且应诺道。

    “你带五万铁骑绕道贺兰山,行至阴山南面,待樊哙五万铁骑从东向西杀出与草原人交战之后,你率军从左翼杀出。”

    李信斩钉截铁道。

    “大将军,你只留下四万铁骑,恐怕不妥吧?末将只要带二万人即可,大将军放心,末将绝对会杀的草原人哭爹喊娘。”

    龙且一脸迟疑之色道。

    “你这么能耐,这大将军给你来当算了?本将军听你调遣怎么样?”

    李信鬼脸面具下的眼睛一瞪,恶狠狠道。

    龙且干咳几声,如同一阵风一般,带着五万铁骑,逃一般的离开了,生怕跑慢了,被大将军修理。

    五十万控弦之士?一群土鸡瓦狗,我李信偏偏就要来一个以卵击石,以寡敌众。

    看看是草原骑兵厉害,还是大秦铁骑无敌。

    “驾……”

    李信大吼一声,带着仅存四万铁骑直奔阴山北面而去,寻找草原大军主力。

    至于另外五万铁骑,则由季布率领,已从关内驰道直奔渔阳,从东面发起进攻。

    四面围攻,依靠强弓硬弩,精良利器,击溃草原人在李信看来并没有什么难度。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草原人都是轻骑,一旦发现不妙,溜走想拦也拦不住,想追更追不上。

    此役关键在于给予草原人沉重的打击,让他们从此以后不敢再与大秦铁骑交锋,望风而遁。

    若不是陛下严令只需驱逐,不许脱甲轻装追击,李信真恨不得扒了盔甲,追到天涯海角去。

    面对草原人的骑兵,步兵的作用并不大。这些年来,几次战役下来,草原人已经知道了大秦帝国火器的厉害,根本不敢与大秦锐士正面交锋。

    步兵就算累死也追不上人家四条腿,所以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手中这二十万精锐铁骑了。

    阴山北面草原帝国大单于头曼,看着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原勇士,内心澎湃万千。

    如此无敌之师?谁可堪敌?

    五十万之众,足以碾碎一切。

    “你们全都是草原的雄鹰,草原的恶狼。我头曼是草原之子,草原之神的使者。至高无上的草原之神让本单于带领你们,带领草原人走向辉煌,踏平所有草原的敌人。”

    “阴山南面是一块肥沃的地方,那边有无数金银珠宝,还有水灵娇嫩的女人,更有漫山遍野的粮食以及美酒,你们想要吗?”

    头曼站在临时搭建的王庭高台之上,对着四面八方的草原骑兵战士大声吼道。

    “想,想,想。”

    四面八方当即响起了铺天盖地的声浪,一浪接着一浪。

    “看见南面那座山了吗?看见那些高大的城墙堡垒了吗?翻过大山,踏平堡垒,杀光他们的男人,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们的。”

    头曼的声音仿佛充满了无穷魔力,继续鼓动着众人的贪婪之心,给所有人画了一张大饼和美梦。

    就在这时,左大将阿奇力来到头曼面前,单手放在胸口,对着头曼弯腰致敬道:“大单于,探马回报,西边发现了秦人铁骑踪迹,正在向我军直扑而来。”

    “多少人马?”头曼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几万人马。”左大将阿奇力十分肯定道。

    “哈哈……”

    头曼大笑起来,自己没听错?

    秦人疯了吗?区区几万骑就敢来捋自己的虎须?

    “大单于,不可掉以轻心啊!”左大将阿奇力并不觉得秦人疯了,根据探马回报,这几万铁骑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武装到了牙齿。

    就连面部也全部都带上了恐怖的面罩,如同黑云一般,滚滚压了过来。

    “秦人的步军呢?”头曼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秦人步军还在几百里外,行军缓慢。”

    左大将阿奇力感觉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不由出了一口气。

    “东南北三个方向可有异常?”

    头曼对秦人不敢掉以轻心,这个邻居的强大,哪怕自己统一了整个草原,也绝不敢等闲视之。

    “秦人也派出了大量斥候,我军斥候伤亡惨重,其它三个方向的斥候还没有回来。”

    左大将阿奇力脸色难看道。

    “废物……再派人去,一定要探查个明白,秦人一向诡计多端,不可不防。”

    头曼阴沉着一张脸,勃然大怒道。

    “是,末将这就去办。”

    左大将阿奇力心中一惊,连忙去继续安排斥候打探军情。

    秦人弩箭威力强大,射程比匈奴人的复合弓要远不少,若是强攻必然会付出不小的牺牲。

    流血牺牲的事,还是先让那些卑贱的奴隶军去消耗秦人的利箭吧!

    
最新网址:.botaod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