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历史军事这个始皇真牛逼第二百四十章 草原之神在上,草原人必胜

第二百四十章 草原之神在上,草原人必胜

最新网址:.botaodz.
    “右贤王。”头曼锐利的眼神把目光投向了老神在在的冒顿。

    “大单于。”右贤王冒顿单手放在胸口,低头示敬道。

    “十年前匈奴人惨败河套,丢失了广大草场,此乃匈奴人之耻辱,不知右贤王是否还有报仇雪耻之雄心?”

    头曼目光盯着右贤王冒顿,蛊惑道。

    “伟大的大单于,这是冒顿毕生所愿。”

    右贤王冒顿一张脸上,当即露出坚定不移之色道,心中却冷笑不已。

    “很好,本单于命你率本部十万匈奴精骑,以及肃慎诸部混合联军五万,共计十五万,务必全歼西面来犯之敌。”

    头曼一脸杀气腾腾之色,郑重无比道。

    “草原之神在上,草原人必胜。”

    右贤王冒顿大吼一声,然后便离开了王庭,前去点兵出战了。

    “左谷蠡王。”

    头曼再次喝道。

    “大单于。”

    一名中年大汉恭敬的站了起来道。

    “命你带五万精骑掠阵右翼,一旦秦人铁骑露出败绩,你便挥军掩杀,杀光他们。”

    头曼自信满满道。

    “是,草原之神在上,伟大的草原人必胜。”

    左谷蠡王大吼一声,也前去调兵备战了。

    “右谷蠡王。”

    “大单于。”

    “命你带五万精骑掠阵左翼,以防不测。”

    “是,草原之神在上,草原人必胜。”

    “右大将。”

    “大单于。”

    “命你带五万精骑掠阵后翼,以防秦人突袭。”

    “是,草原之神在上,草原人必胜。”

    在头曼的一番安排下,诸部将各司其职,全部开始分头行动。

    密密麻麻的草原王庭大军,开始调动起来,向四面八方散开。

    “诸位可有兴致随本单于一起去观看右贤王之威,屠杀秦人铁骑?”

    头曼哈哈一笑道。

    “当然要一睹为快。”

    “如此好戏,怎么能错过呢?”

    “可惜不能亲自上阵,平生最爱杀秦国男人,睡秦国女人,哈哈!”

    很快王庭大帐之中,剩余的诸部将领首领全都哈哈笑起来,气氛十分愉快。

    “好,那本单于就率领二十万王庭骑士亲自为右贤王压阵,看看我草原儿郎之雄风。”

    头曼十分满意现在的局面,一声令下,王庭大帐也开始移动。

    虽然他还不清楚秦人到底是什么居心,可既然秦人敢丢出这么大一块诱饵,自己就笑纳了。

    数万装备精良,久经训练的骑兵,如果全灭于此,秦人应该会很气急败坏吧?

    只要秦军百万步军不出关,论骑兵,马术,箭术,草原人纵横北方大地千余年,还从未怕过谁。

    这个强大的帝国邻居,有一位野心勃勃的始皇帝,让头曼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受。

    因为自己也是一位野心勃勃的君王,如果不是注定要你死我活,两大帝国只能有一个称霸广阔的天空之下,他还真想结交一下这位纵横南方,横扫八荒六合的秦国始皇帝。

    广阔的平原之上,李信一马当先,奔驰在大军最前方。

    很快远方天际开始浮现一片阴影,李信目光闪烁着异样的精光。

    他知道草原人的骑兵来了,决战的时刻到了。

    拉紧马缰,李信挥了挥手,大军令行禁止,当即全部开始减速。

    “传令三军,波浪阵型,一纵冲锋长矛铁骑,二纵铁骑架弩,三纵引弓,每纵间隔二十米,保持阵型。”

    李信立刻对传令官吩咐道。

    一排传令官领命之后,立刻开始传命行动起来。

    很快在各级将官的指挥下,四万铁骑排成三纵阵列,战马偶尔发出一声声嘶鸣之声,不时喘息着。

    “哦咯咯……”

    很快远方就传来草原骑兵叽里呱啦的声音,以及万马奔腾的巨大声响。

    李信拔出了自己的佩剑,高高举过头顶,目光紧盯着越来越近的草原骑兵。

    直到草原人越来越近,大约几百米距离时候,李信当机立断的大吼一声:“杀……”

    然后便一马当先的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整个人如同一道雷霆,快若闪电的冲了出去。

    “吼……”

    见自家大将军身先士卒,毫无畏惧的冲了出去,给予了身后几万铁骑将士极大的鼓舞。

    最前列手持三米多长的长矛铁骑架起手中沉重的武器,横在身前,急速冲了出去。

    黑色洪流化作黑色波浪,迎着冲过来的草原骑兵,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

    虽然穿的只是轻甲,可只要不是太倒霉直接命中要害,几乎都不会有什么损伤。

    更何况弩箭三百米的射程,要远远超过草原人,不过百米左右的弓箭射程。

    就在距离大约二百米的时候,李信再次大吼一声:“放。”

    万箭齐射高空,一轮箭雨仿佛遮住了烈焰,让天空都黯然失色。

    哗啦啦的掉进了冲锋而来的草原骑兵阵列之中,当即倒下了一大片。

    仅凭草原人的单薄皮甲,根本就挡不住精铁锻造的锋利箭头,被轻而易举的射穿。

    草原人引弓未发,被突如其来的弩箭攻击之下,一片狼藉。

    还没等他们从新调整好阵型,第二纵的弓弩手放完弩箭之后,就直接将空弩丢到了地上,拿起马背上挂着的长戈。

    而直到百米距离之后,又在李信的命令之下,第三纵弓箭手再次射出了一阵箭雨。

    奔驰在最前面的草原人,刚刚躲过一劫,又再次被射成了马蜂窝。

    一个个浑身插满箭矢,从马背摔了下去,倒在了血泊中,很快就被后面奔驰而来的族人给踩成了肉泥。

    许多骏马发出一声声悲鸣,仰头栽倒在地,同样被箭矢所杀。

    草原人这才开始还击,射出了一片稀疏箭雨。

    只是大多箭矢都是木制骨制,铜制箭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些草原骑兵并非主力,只不过是从各地部族拼凑而来的杂牌军,并不是嫡系军队,所以无论武器还是战马,全都是劣等。

    草原人的箭矢落在秦军阵列之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除了少数倒霉鬼被命中要害,一命呜呼之外,大多数都不过是皮外小伤,更多的人则是毫发无损。

    轻甲几乎护住了全身所有要害之处,就算面孔也有铁面具护住,仅凭这些木箭,骨箭,根本就造不出多大的损失。

    很快两军就迎头相撞,三米多出的长矛直接把草原骑兵给捅了个人仰马翻,透心凉。

    许多草原骑兵被直接贯穿,甚至有些长矛梅开二度,穿过一名草原骑兵之后,又再次把那个草原骑兵身后的人也给刺穿了。

    很多骏马被长矛洞穿,无力的倒在了血泊之中,发出凄惨的嘶鸣之声。

    很快整个交战场就变成了人间炼狱,残尸断臂,血流成河。

    长矛兵一个冲锋之后,立刻丢弃了手中的长矛,拔出了腰间的细长利刀,跟草原骑兵短兵交接,展开了混战,浴血肉搏。

    一名草原骑兵拿着一把木制长矛,想要刺死眼前这个秦人。

    可是当他挥出长矛,却听到一声咔嚓响声,那名秦人骑兵举起手中,闪烁着寒光的细长利刀,直接劈砍而下,斩断了自己的长矛,划破了自己的喉咙。

    捂着鲜血喷涌的脖子,一脸难以置信之色望着这名带着狰狞恐怖面具的秦人骑士,他至死都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锋利的武器。

    这样的一幕在战场之中,随处可见。

    许多草原骑兵惊恐的发现,他的武器劈砍刺在秦人骑士,看似薄弱不堪一击的轻甲上,却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根本无法洞穿,造成有效伤害。

    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秦人骑士反手一刀,斩落马下。

    李信更是驰骋三军之中,纵横无敌,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

    几乎每出一剑都能带走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仿佛一只人形暴龙在草原骑兵中横冲直撞。

    有一名草原将官用自己的青铜马刀试图阻挡李信夺命一击,可惜的确挡住了李信这一刀,可整个人却从马背之上飞出了十几米远,如同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摔倒在地,连喷几口鲜血,眼皮一番,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最新网址:.botaod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