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寻死

 浴室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这让我的心里面更加的冷静了几分。

 
    周然的包就扔在床上,我鼓起了勇气捏手捏脚打开了她的包。
 
    手机钱包都被我掏了出来,除了那个之外还有一个U盘,然后就是底下的一张是学生证了。
 
    打开学生证的第一页儿,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立马就蒙了。而且感觉双腿一阵发软差点坐在地上。
 
    学生证上的照片儿是周然,但是她的名字写的却是尹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长着周然的脸却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我再也忍不了,怒气冲冲的抓着那个学生证就冲到了浴室的门前重重的拍了两下门。
 
    “怎么了呀,人家在洗澡嘛,你这个家伙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呀。”
 
    周然那个十分娇羞的声音在浴室里面传了出来。
 
    “你少在这里给我来这一套,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根本就不是周然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来这句话,因为这个女人真的把我给气坏了,她一直都在这里欺骗我的感情。
 
    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良久没有了动静。过了好一会儿浴室的门才轻轻的拉开了。
 
    那个女孩儿裹着一个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依然是那种笑吟吟的表情望着我。
 
    “你刚才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你当我是谁就是谁了,你不说我是周然吗,那我就是周然喽!”
 
    她甩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少在这里骗我了,你根本就不是周然,你学生证上写的名字叫尹燕!”
 
    我气急败坏的将学生证摔到了她的面前。
 
    谁知道她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又对着我做了一个鬼脸儿。
 
    “你看看你生这么大气干嘛,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你管我叫什么呢,反正我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就够了。”
 
    这个女孩儿对着我诡异的一笑,然后就面若桃花般的凑了过来。
 
    “你不是周然,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一把推开了她,我突然觉得她很陌生,完全周然不是一个人。
 
    “如果我说周然和我是一个人呢,尹燕就是周然,周然就是尹燕,虽然这个现实有点儿残酷,对你而言不好接受,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个就是现实。”
 
    那个女孩子一字一顿的说说这句话。
 
    “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人是鬼,我到底该相信谁呀!”
 
    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世界上很可能有长得一样的人,但是一个人还用两个名字,更重要的是明明是一个死人来着,却突然活了过来。
 
    “我当然是人了,你见过鬼有体温吗?”
 
    她说完了这句话,拉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身子果然是暖暖的,不过现在我已经不相信这个了,把手抽了出去。
 
    “把那个U盘拿回去,里面的东西你很可能会感兴趣!”
 
    尹燕就把我的手抓了过去,将U盘塞到了我的手心里。
 
    “你是有双重人格吗?”
 
    我只能是慢慢的靠猜了,觉得周然有双重人格从她的性格里面又分裂出来了一个叫尹燕的人。
 
    谁知道那个女孩儿却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被她笑得非常的恼火,简直就要大发雷霆了。
 
    “不要再管我是谁了好不好,你只要明白,我就是你那个朝思暮想心爱的人,管我到底是谁呢,你试着接受我不就行了。”
 
    她一边笑着一边儿慢慢的靠近了我,她撅起了嘴唇想要亲我。
 
    “对不起,我接受不了这样。”
 
    我急忙的闪开,推开了她就往外面跑,我的头脑里面已经完全乱成了一团浆糊,这一切都像是在做一场梦,而且是在做一个模糊不轻,根本就触碰不到的噩梦。
 
    外面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失魂落魄的在大雨里面走着,外面的灯红酒绿映到我头都有点疼,玻璃天窗映照出了我一副如落汤鸡般的样子,我感觉现在我长得就不像个人,像是一个鬼。
 
    我是一个鬼!我的头脑里面突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我在周家大宅不是已经被杀了吗,我被周然刺穿了喉咙,她还跟我说我的命暂时的保管在她的手上。
 
    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疼,说明那并不是在做梦是千真万确发生在我身上的。
 
    也许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死了,我的灵魂从周家老宅走了出来,这样儿才能碰到了那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也不是人,只有这个原因才能够解释的通我为什么遇到这么多诡异的事情。
 
    如果是那个样子的话,那现在的我就真的变成一个灵魂了。
 
    想到了这儿,我发疯似的拦住一个撑着伞走的人,那个人好像被我吓了一跳,而我在把他一把抓了过来。
 
    “你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个人?”
 
    “你神经病啊,你不是人,你还是只狗不成。”
 
    那个人被我一弄吓得不轻,皱着眉头骂了我一句就撑着伞离开了。
 
    在大街上行走的那些人们也对我指指点点,我听到最多的两个字儿就是神经病。
 
    “这家伙神经病吧,大晚上的,不拿伞就在雨地里面走。”
 
    “就是嘛,他这个样子吓到小孩子咋整,精神病院也不管一管!”
 
    那些人们说完了这些话,发出了轻轻的嬉笑声。
 
    再这样下去我还真的要被逼疯了,难道对方真的是想要折磨我吗,也许幕后的真凶就是一个神经病。
 
    他想要把别人操控于鼓掌之间像操空玩偶一样操控着别人的命运别人的生活,而我现在完全被他当成了一个玩偶。
 
    想到这儿我的一股无名火儿腾的一下子就燃起来了。
 
    他不是想要看着我发疯吗,他不是想要王慢慢的折磨我玩弄我吗,那大爷今天就不陪着他玩儿了我死给他看,只要我死了他就再也折磨不了我。
 
    我想到的这儿之后,也不再害怕什么了打了一辆车就直奔护城河,外面的雨下的真的挺大的,河水都快排不出去了,就那样淅淅沥沥的打在我的身上,护城河的水位涨了不少,我当时什么都不想了,抬腿就迈到了河水里面,感觉那些水一点一点没过我的腰。
 
    不过这个时候我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感觉特别的爽,那个家伙的阴谋终于快要被我揭露了。
 
    只要我死了他就再也不能掌控我的命运。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再受他控制了。
第18章两个周然 回目录 第20章巧合还是阴谋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