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化为灰烬后,也不知沉寂了多久,燕明终于从沉睡中醒来。

 
  大秦,一个陌生的世界,也不知是否冥冥中自有天定,燕明附身在一个也叫“燕明”的人身上。
 
  恍似庄周梦蝶,燕明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游戏中?还是因为游戏爆炸,致使灵魂转世,穿越至异界,开启第二世。
 
  大秦的燕明,本是益州紫水县小竹镇一家猎户的小孩。
 
  西北的流民虽未蔓延至南方,南方的旱情也远没有西北那边严重,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剿匪税、边关税等等苛捐杂税却是名目繁多,一加再加。
 
  大厦将倾,可谓民不聊生,这小竹镇的乡野村民,也早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燕明家共五口人,父、母、弟、妹,本人,父母年岁不大,却被生活所迫,容颜早衰,气力大不如前。
 
  弟弟妹妹年纪太小,当真是艰难苦恨繁霜鬓。
 
  三年之前,那时家中尚无弟和妹,家人省吃俭用,总算让燕明入过两年私塾,认识不少字。
 
  西北之乱、关外之患,似乎很遥远,可如今重重苛捐杂税,经稀释后,分摊在一家人身上,能卖的早已变卖。
 
  家中,几乎断粮,仅少许米粒糠面,外加野草野菜熬煮,一日两餐,一家人早已面黄肌瘦。
 
  整个小竹镇,乃至整个紫水县的居民,大都如此,主要靠野草野菜为食……
 
  如今的情况,一家人能撑多久,尚是未知之数。
 
  岂料,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燕明听闻贯穿小竹镇的河中有一种九刀鱼,鱼身薄如刀片,熬汤味道极鲜。
 
  在县城内,普通一条九刀鱼即可卖十个铜板,镇上各村不少水性极佳的人,提着竹篓在河中打捞,屡有所获。
 
  原本的燕明,不仅四肢不发达,头脑也简单,心想着自己已九岁,可去河中捕捞几条补贴家用,于是提着竹篓下河捕鱼。
 
  哪知他身体瘦弱,平日又吃些野草野菜,体力极差,虽水性不错,可人至河中,竟然气力衰竭,两腿抽筋,溺水而亡。
 
  同来捕鱼的人,终究将他的尸体捞上岸来。
 
  燕明父母赶到后,瘫倒在地,嚎啕大哭。也就在此时,天空中荧光一闪,地球上的燕明附体而来。
 
  “咳咳…….”吐了几口水后,附体而来的燕明仔细打量这一具身体,纷繁的记忆交聚,一时间,头痛欲裂。
 
第3章 离家
 
  燕明醒来后,毕竟是从地球而来,活出了第二世,在接受了大秦燕明的记忆后,终于有了决断。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心性简单,家中环境如此之差,好不容易穿越而来,总不能这样活下去。”燕明心道。
 
  他拜别了父母,与村中几位同样情形的小孩一起离家外出寻食,减轻父母身上的口粮压力,也让家中的弟弟和妹妹,能够靠这余下来的粮食活下去。
 
  粮食稀缺,周遭野草野草虽然还算茂盛,再过段时间,秋冬来临,万物枯萎,那时,只怕就得吃山中的观音土了吧?
 
  父母自然不肯让燕明离去,毕竟他只有九岁,但家中毕竟也无余粮,其余一子一女年纪更小,万般无奈之下,惟含泪同意。
 
  燕明摇摇头,叹了口气,离开,或许活下去的机会更大一些吧!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身在《轮回》游戏中,又或者是穿越至异界,但是毕竟占了这具躯体,虽和此世的父、母、弟、妹谈不上什么亲情,但脑海中的记忆纠缠,身体发肤之恩,这些终究是因果,以后总得去了结,只是现在,还力有未逮。
 
  按照小竹镇的规矩,一旦拜别父母离家,意味着独立门户,从此不再依靠父母宗族。
 
  燕明算不得立业,但也算是独身一人外出闯荡了。所幸,同村一起结伴出来寻食的,还有四五个相同年龄的小孩。
 
  这大半年,他们在紫水县各地的乡野村镇流浪,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以及野外野狗的袭击,已经死了三个。
 
  如今,只剩下燕明和武小牛还活着,武小牛年龄比之燕明还小半岁,其家离燕明家不过百步,家境相差无几,贫富一般穷。
 
  燕明和武小牛靠着这挖出来带着些许生气的树根,又多撑了大半天。
 
  树根虽甜,总不及米饭,入胃后有些疼痛不适。但人是铁,饭是钢,有树根吃,总比受饿强。
 
  “别人转世,总是奇遇连连!或是一世称雄,或是成仙成圣,可我,嘿嘿……每日竟然要为吃的发愁!”燕明喃喃自语,苦笑连连。
 
  “按照原主的记忆,和穿越而来之所见所闻,以而今形势,如此下去,紫水县怕是撑不了多久呢!待春夏过,秋冬来,这里野草野菜吃完,怕就得人吃……”燕明不禁想起了前世的历史,粮食吃绝后,县衙那点厢兵就再也弹压不住县民。
 
  连活下去都成为奢侈的时候,世人对道德、伦理、王法又有何畏惧呢?
第1节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