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第66章 有能耐来起诉我们啊!

第66章 有能耐来起诉我们啊!

        网上的舆论风向彻底发生改变,支持陆小浩的人越来越多。

    那些之前带头质疑陆小浩的人,带头搞什么联名书的人,带头去各大官网投诉搞事情的人,全部被群情激奋的网友挖了出来。

    可以说此次全网抵制陆小浩的舆论风波,罪魁祸首就是这群人。

    很多微博大v,蹭热度的自媒体,搞联名书的学生家长……一个个都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就把帖子全部删除。

    有些良心还在的人,删帖的同时,会发文澄清,并承认错误。

    但也有部分人抵死不认错,依旧在黑陆小浩,把所有的问题都怪在别人身上。

    “我有什么错?陆小浩这次能考全满分,能证明他上一次高考没有作弊吗?”

    “就是,他这次没作弊,但上次说不定就作弊了。有能耐你就证明上次高考没有作弊啊!”

    “有黑幕!肯定有黑幕。一个人怎么可能连续两次考全满分,我根本不信世界上有这种人。陆小浩有问题,考务组也有问题。”

    ……

    颠倒黑白的有,胡搅蛮缠的有,甚至胡说八道的都有。

    总之,他们就是没有错,都是别人的问题,且就是要跟陆小浩死杠到底。

    这种人,只要冒头。

    几乎顷刻间就被全网网友的口水淹没,全部都是过去骂他们的人。

    这一次,陆小浩占据民心,占据着正义与公理。

    天澜集团技术部总监张云庭出来发言。

    他的微博粉丝数量虽然不多,但像他这种带着天澜集团高层认证标志的微博账号,每一次发言都会引起大量人的关注。

    天澜集团张云庭:“此次复考事件,让我们看清一个很恶劣的社会性问题。我们国家,真的容纳不下人才吗?”

    “此次是陆小浩同学遭遇质疑与污蔑。但下一次,我国再出现一名类似的少年奇才呢?莫非也要经过一轮全天下的质疑、嘲讽与诬陷……然后只能含屈复考,来证明自己?”

    “我希望全网全国的民众,能够深深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最后,我警告那些心思不正的人,网上不是法外之地,你们如果依旧抵死不认,继续在网上造谣生事,抹黑污蔑陆小浩同学。我们天澜集团法务部,将会保留证据,随时可能启用法律途径来维护陆小浩同学的声誉与公义”

    这条微博一出来,短短时间内就上了热搜,大量转发与评论。

    “说得好,有些人真的是无法无天,真的网上是法外之地?”

    “支持张总监,都已经到这个地步,还有人去污蔑陆小浩,他们的心是黑的么。”

    “那些人,平常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喜欢制造舆论,扰乱社会治安。”

    “天澜集团果然是我国的良心企业,支持维权,支持去法院起诉那些人。”

    ……

    十几万条留言几乎全部都是支持张云庭的。

    当然,那些被说到痛楚的人,也有不少出来留言。

    “吓唬谁呢,还启用法律途径,笑死了,你以为你是国法啊?”

    “快来抓我啊,沙雕,就只知道在网上哔哔。”

    “我就抹黑陆小浩,咋地了?来抓我啊,但你知道我在哪里吗?哈哈。”

    ……

    类似的留言很多,全是胡搅蛮缠的,每一条刚出现,几乎都有大量的网友在下面骂。

    但那些人根本不在乎,甚至于冷笑。

    在网上,他们还没怕过谁,不服就来战啊。

    反正他们每天都闲得慌,有的是时间,键盘都已经准备了好几个,谁怂谁是狗。

    大量正常网民被这群人恶心死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但又没办法,的确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小鳖崽子,如果现实中敢这么说话,我非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气死我了,想砸手机!这群人太恶心了。”

    ……

    微博上,一个法学专家的采访视频,在网上火了。

    “钱先生,对于此次特大网络舆论事件,您是怎么看的?”一名记者问道。

    视频中是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坐在办公室里,正接受记者采访。

    “在我国,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恶意造谣、制造舆论,故意污蔑与诽谤他人,都是犯法的。”钱律师道。

    “那造谣生事,造成巨大社会影响事件,是怎么量刑的呢?”记者问道。

    “一般情况下,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造成严重后果,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这时留言弹幕一条条飞过。

    “看见没,情节严重者,处于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键盘侠们,颤抖把!”

    “哈哈,让那些人出来恶心人,这么明显的造谣生事,不说判刑,拘役总免不了吧?”

    “我就想看看,那些带头造谣生事的人,国家会不会处理他们。”

    采访继续,记者问道:

    “此次高考泄题风波,很多人带头造谣生事,是不是属于违法行为?”

    钱律师道:“那当然是,他们违法了。”

    记者问:“那他们会被追究吗?”

    钱律师微微沉吟,其实这个问题,他不好回答。但最终,他还是说道:“网络暴力,与造谣生事,是一个很难定性的事件。尺度在什么地方,底线在什么地方,很多时候都模糊不清。”

    “所以,到底会不会追究责任,还要看地方司法机构的判定。”

    记者问:“所以说,就算在网络上造谣生事了,但会不会追究责任,也是不一定的是不是?”

    这个问题就有些尖锐,钱律师苦笑道:“这种界限模糊,不好定性的案件,很多地方司法机构都是采取民不举官不究的态度。”

    “除非受害者去法院诉讼,才有可能被追责。”

    记者闻言苦笑,除非受害者去法院诉讼?

    谁都清楚,去法院诉讼是多么繁杂的一件事情,会耽误大量的人力与时间。

    所以很少有受害者会去法院起诉造谣者。

    尤其这种大规模舆论事件,牵扯到方方面面,各个地方机构,更是难以起诉。

    “哈哈,我就说不犯法吧,虚张声势。”

    “有能耐来起诉我啊,我在xxx,哈哈,就是不告诉你,你先找到我再说。”

    “自古以来就有法不责众的说法,你能奈我何?”

    “那些说什么要制裁我们的人,快歇歇吧,一群沙雕。”

    ……

    这回轮到另外一批人得意,一个个跳出来恶心人,气得众人牙痒痒。

    没有人担心自己会被追责,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追究到他头上来?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要抓也是抓那几个典型,其他人才不会有事。

    天澜集团99层,总裁办公室。

    秦沁澜缓缓把笔记本电脑合上,淡淡道:“既然情况已经明了,那么是时候秋后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