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第94章 深山孤儿院

第94章 深山孤儿院

        南山郊区,属于东海市比较荒凉的郊区。

    这些年来,东海市每年都在扩建,原来的一些郊区,甚至已经成为了市区的一部分。

    有些偏远的郊区,逐渐也被东海市的高速发展带动了起来。

    甚至东海市的周边城市,都因为东海市的繁荣而沾上光。

    但南山郊区却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一直以来都很荒凉与贫困,多年来都没有发展起来。

    或许因为这里山多水多,路况复杂,穷山恶水的不好开发。

    很多在东海市生存不下去的贫困户,很多都跑来南山郊区避难。

    席云泽的车子在南山郊区颠簸的小路上行驶着,他们没有去南山郊区仅有的几个小镇,而是往山上走,越走越偏。

    席云泽靠在椅背上,闭目假寐着,身躯随着颠簸的山路一晃一晃。

    “老周,还有多远?”

    半个时辰后,席云泽终于睁开眼睛,目光望向旁边的西装中年人。

    “先生,山路难走,应该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

    名叫老周的中年人恭敬的道。

    他跟随先生多年,自然无比了解先生。从声音中就能听出,先生表面上淡然,实则心中很紧张。

    “还要走一个小时么。”席云泽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地方的确太荒凉,山路难走,车子想快也快不起来。

    “先生,那个地方十年前就已经被一场大火烧毁,我们真的要去吗?”

    老周有些不忍的道,他怕先生又是期待而去失望而归。

    “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线索,当然要去看一看,说不定就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呢。”

    席云泽笑着道,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他都不愿意错过。

    老周默然,一个十年前就已经被大火烧毁的孤儿院,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留下来?

    这些年来他随着先生走遍全世界各地,每次都是怀着期待而去,最后失望而归。

    那种刻骨的痛苦与煎熬,他已经在先生身上见过太多次了。

    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就已经放弃。只有先生,一直坚持着,十几年如一日。

    或许,那个他早就已经死了,这么一直找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席云泽再次闭上眼睛,车内的气氛陷入沉默。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处半山腰上。

    旁边是一处废弃的建筑,看情况至少荒废了十几年,很多房屋都已经倒塌,到处都长满杂草、青藤与灌木。

    那些房屋,显然都被大火焚烧过,墙体上有很多被浓烟熏过的痕迹残留下来。

    偌大的孤儿院,只剩下一些水泥墙体,玻璃碎渣,其他能焚烧的东西全部都被烧的一干二净。

    十几名保镖模样的人,从车辆上下来,开始清理地面上的杂草,准备为席云泽清理出一条路来。

    但席云泽却没有耐心等那些人清理出道路来,直接迈入一米高的杂草从中,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先生,等一等。”老周见此急忙追了上去。

    这座孤儿院,规模很大,占地面积应该有上万平,主体建筑就有四五栋之多,全部都是七八层高的高楼。

    其中有游乐场,宿舍楼,职工楼……甚至有一个小型图书馆。

    诡异的是,如此设施齐全,规格很高的孤儿院,竟然建立在半山腰上。

    上山的路,即使车子都要行驶三个多小时。

    成年人全靠腿走,估计一天时间才能来回一趟。

    至于小孩子,怕是根本不可能走出去。

    把孤儿院设立在这种地方可谓相当的不合理。

    席云泽没有理会其他人,带上一双白手套,就开始在废弃的孤儿院中搜查。

    他搜查的很仔细,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愿意放过。

    虽然这种大海捞针式的搜查方式,几乎没有什么意义,根本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但十几年来他几乎都是如此,早已习惯。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他都不会放过。

    老周默默跟在席云泽的身后,却没有动手去帮忙搜查,因为先生不允许他们破坏现场。

    从中午到傍晚,席云泽都在废弃的孤儿院中搜索着,细节到即使厕所都不放过。

    然而始终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宿舍楼是孤儿们居住的地方,每一层都隔出好多个房间,每个房间里有六个床架子,分为上下铺,一个房间能住12个人。

    房间门是那种很厚实的铁门,几乎每个铁门上都有被利器刮过,或者被脚踹过的痕迹。

    给人的印象不像是宿舍楼,反而像是牢笼。

    房间里,有着一股腥臭味与烟熏味,墙壁上被黑烟熏过的地方,有着一道道触目心惊的血迹与手指划痕。

    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与符号满墙壁都是,空间被封的很死,窗户只有饭碗那么大,地上湿气很重,有些墙壁上甚至在滴水。

    这哪里是什么孤儿院,估计精神病院都没有这么夸张。

    哪怕隔着十几年后再来这里,心中都会产生一股难言的压抑感。

    老周的神色很难看,跟随先生那么多年,自然很清楚这些孤儿院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简直就是造孽啊……

    那个天杀的组织,总有一天先生会将它彻底捣毁。

    席云泽面沉如水,第三遍第四遍地继续搜查宿舍楼,要说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显然宿舍楼这种常年生活起居的地方最容易找到。

    老周默默地跟随在先生背后,一言不发,目光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此刻天色已暗,楼道里湿气很重,阴森寒冷的气息开始笼罩整栋大楼。

    蓦然,一只老鼠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没头没脑地到处乱窜,眼看就要撞在席云泽的身上。

    老周皱了皱眉,一脚将那只老鼠踢飞出去。

    老鼠惨叫一声,撞在一块床板上,直接就被踢成一团血泥。

    老周这一脚显然不轻,连带那床板都被惯力震飞起来。

    啷当。

    一个东西从床板的夹缝中掉了出来,发出清脆的声音,那是一个银色的小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