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 书评书讯 正文

黄宗江:生活本应无拘无束

2020-09-22 作者 : 黄宗江 阅读 :

黄宗江先生在中国当代文化界堪称大名鼎鼎。黄先生的出名,不仅因为他数十年来一直精神十足地活跃在文坛与影坛、剧坛,在艺术的诸多领域中均有不俗造诣且成绩斐然。黄先生还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浪漫才子,一个“没办法”的人道主义者,一个洒脱不羁、随兴而为的性情中人。如果说黄先生在朋友们的眼中“令人想起的是魏晋时代的风流人物”,那么,读黄先生的《艺术人生兮》,我们所看到的则无异于黄先生个人的生活简史与精神自传。

 
黄先生的早年正值战乱频仍的时代,学业虽然颇受影响,但生活却是在一种无拘无束、自由放任的状态中度过的。青年时期的黄宗江曾读过大学、痴迷演剧、当过水兵、写过剧本,进而受巴金等人的影响,成为一名“无可救药”的人本主义者、人文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在成长中经历了“辍学,下海,辍业,留洋,再入大学,又辍学,再下海……直到穿上解放军军服”的过程,在感情上则有过为情所困、乃至殉情自杀的经历。黄先生虽然曾自嘲自己年轻时“行为多不端”,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无不显示出一种不假掩饰的率真个性,黄先生以自己的作为,亲身实践了他所说过的“艺术的最高境界、人生的最高境界,都是‘返朴归真’”的人生格言。
 
一般来说,人到中年,思想心态渐趋平和,个性锋芒就会逐渐收敛。但是,中年之后的黄先生非但依然故我,甚至“老而弥坚”。彼时的他身处大时代的政治风浪之中,却敢于道人所不敢道、言人所不敢言,虽然身兼“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漏网右派”、“美帝文化特务”、“现行反革命分子”等多种“头衔”,却不屈不挠、始终保持着充沛的乐观主义精神。进入新时期之后,黄先生更是“知无不言”,他鞭挞丑恶的社会现象,批判社会的不公,为张扬张志新、林昭等人的精神而奔走呼号———他说:“说真话就是说人话,说真话才通达到真正的人际交流。说真话不一定说的就是真理,然而惟说真话才能达到真理。”以此彰显出一位老艺术家责无旁贷的社会责任感与不惮祸从口出的书生本色。
 
黄宗江以“杂家”名世,虽然他的大好年华差不多在早年的战乱与后来的政治运动中消耗殆尽了。但即便如此,他仍然有着精深的艺术造诣,举凡话剧表演、戏剧创作、电影剧本、乃至散文随笔、评论译文,可谓无不精通,且皆有所成。黄先生的文字属性情的文字,而非文人的文字,文字在他的手中决不是一种吟风弄月的媒介,而是用来传达思想感情的工具———也正是因为此,黄先生的文章才显得不讲文法却中气饱满,不循文理却感情充沛。基于同样的道理,黄先生虽然一向以“京剧票友”自谓,但他对京剧艺术的修养和见识,却远远超过了许多行内的专业人士;而他对京剧艺术的前景所抱持的那种“惟在传统的基础上才能创新,惟创新才能保住传统”的开放襟怀,对当代京剧艺术的发扬光大也尤其具有一定的现实作用与启发意义。
 
出版家范用曾经评价黄先生是“珍本书、善本书、绝版书、读不完的书”。诚然,说黄先生是“珍本书”、“善本书”和“读不完的书”自不待言。说他是“绝版书”,是因为黄先生这一代学人或艺术家集中体现了一个时代的人物风貌、传达了一个时代的风流绝响———既不可复制、无法克隆,亦绝无再版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