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莉姆看向他,满眼怀疑。

 
“只要抓到就行了吧?”叹了一口气,泰格勒拉弓瞄准,问道。
 
“嗯,可是——”莉姆刚含糊的点头,泰格勒的箭已经射了出去。
 
结果当然是命中了。哪怕阿萨辛距离他足有300米以上,可还是被射中了脚。
 
“再次见识你这弓术,果然还是厉害的让人难以忘记啊。”曹书瑞不由得赞叹一声。
 
那个阿萨辛一见跑不了立刻就自杀了。
 
“这还真是……菜成这个样还来刺杀战姬?”
 
“这又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每个月都会来那么一只偷袭我的家伙。可惜他们连让我消磨时间都不够格。” 艾伦若无其事地答道。
 
“不愧是战姬,自信霸气。”曹书瑞暗自点了点头。可一想到自己的实力,他不禁又烦恼起来。
 
英雄等级想要提升,有两种途径。第一种自然是打怪,就和游戏里一样,击杀带有敌意者。另一种则是任务奖励。但任务现在还没个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
 
“唉,该不会我想变强就只能杀了吧。噫,我堂堂一个四有五好少年,就算胸前没了红领巾也绝对不会喜欢战争的。可没有战争我还真起不来。愁人啊!”想想自己的变强之路,曹书瑞内心满是惆怅。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艾伦的办公室内。艾伦坐在窗台上。她用手臂抱住了长剑,把形态姣好的长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莉姆正神情肃穆地站在她面前。
 
“泰格勒卿和曹书瑞的事,这样处理的话你该没话说了吧莉姆。”
 
“不,不论是愿意成为您的骑士的曹书瑞还是泰格勒威尔穆德卿,都还不能被信任。虽然士兵们流传的您对曹书瑞的武艺见猎心喜,还对泰格勒威尔穆德卿一见钟情的传言已经被打破了,但是我仍然认为您以前没抓过俘虏,现在也不需要。”
 
“不会啊,曹书瑞培养培养又是一员可以冲锋陷阵的大将,而泰格勒的弓术更是可以形成一种新战术。所以我需要他们啊。”
 
“可是曹书瑞姑且不论,泰格勒有他的阿尔萨斯领,和莱特梅利兹中只隔着佛日山脉。您现在让他自由行动,他也许会逃跑的。”
 
其实,莉姆并不认为泰格勒一定会逃走。
 
“确实不能断言。总之,你就是希望我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只要他逃走,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会下令斩首。这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样就行了吧?”
 
“非常感谢。”
 
莉姆深深地低下了头。
 
房门外,一阵微风吹过,曹书瑞显出身形。这是他在夜晚偷偷练习风王结界的成果。风王铁锤不加点是用不出来了,但是经过尝试,用风遮住自己的身形还是能做到的。
 
“看来事情正在稳步进行啊。那么阿尔萨斯那仗肯定会打。这下我需要加紧练习了。就我现在这半吊子,一旦技能用完,除了被动根本没法保命。体力还是太差啊。”曹书瑞走在走廊上,边走边摇了摇头,对自己的体力感到担忧。
PS:开学前笨淡会尽量保证一天一更的
 
第六章 对练
 
毕竟是孤身一人来到一个现实的世界,如果就凭着动漫的小说里的认识就对不陌生的陌生人满怀好意,还暴露出你对他们的熟悉——恭喜你即将GG(Good Game),具体情况参考菜月昴。他通过轮回熟悉了别人,但在他人看来,菜月昴就是一个使用某种手段获得他们情报的危险分子。
 
所以,曹书瑞想尽量做到谨慎。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打探一下情报。不管怎么说,这边也掌握着风的力量,艾伦她们可不知道。而且,只有对事情的发生有把握,他才能在这种陌生的环境感到心安。
 
——现在的他才3级,还是太弱。如果面对的只是普通士兵,那他自然不虚。这无关战术,而是实力差距过大。就好像使用艾利法尔的艾伦,普通士兵能杀得了她吗?
 
但如果面对的是这个世界的龙或者战姬,那形势就反过来了。实力差距过大,只不过弱的是曹书瑞罢了。
 
即将开打的战争将是曹书瑞崛起的一个重要机会,谁叫他现在只有杀敌才能升级呢?
 
——————————————————————————————
 
自曹书瑞偷听艾伦和莉姆的谈话后,已经过去了十天。
 
作为骑士的生活非常平静,同时也很单调。
 
因为曹书瑞是半路出家,所以要学习很多礼仪。
 
所以,每天早训结束后,直到午饭时间之前他才能结束礼仪课。
 
而下午则是艾伦批准他自由训练的时间。和别的骑士不同,曹书瑞战斗的风格已经形成(其实是因为有saber载入后得到的记忆),所以不适合一起训练武技。参加对练和骑兵阵列的训练倒是没问题。
 
晚上可以自由活动。但是曹书瑞通过风王结界发现了监视他的人。“估计不是艾伦和莉姆派的人,她们派的人应该会像路里克监视泰格勒那样正大光明。看来艾伦这里也不是所有人都听她的啊。”
 
顺便一提,路里克,那个拿把破弓刁难泰格勒的人,受到了“交出仅次于生命之物”的惩罚。然后他就剃了个光头。
 
——感人啊,除了生命,最重要的就是头发。
 
无意义的感叹着,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曹书瑞也没有松懈挥剑的动作。基本功可不能落下,这是他过去习武一段时间留下的经验。虽然后来不练了身体都荒废了,但是宝贵的经验和知识还在。
 
当然,这里也不会少了娱乐活动。下午结束训练后,士兵们回来邀请曹书瑞一起玩。所谓的玩,除了下国际象棋,打扑克或者丢飞镖,还有把九个球瓶按顺序摆好,滚动木球将其撞倒,计算倒掉球瓶数量的九柱戏(卧槽这不就是保龄球么)等等。
 
因为一般都要押上赌注,曹书瑞最开始向其他士兵借了钱。
 
他可不好意思拿需要钱做赌注这种理由去找莉姆透支俸禄。
 
虽然曹书瑞没有强到不合逻辑,但是在输与赢之间,他还是渐渐还掉了借士兵的钱,并攒了一些零钱。
 
太阳西沉后游戏就结束了,士兵们会在附近的水井清洗身体。
 
公宫内有澡堂,但是那里除了限制使用时间,还要自己搬柴火过去烧水。因此,他们通常都会在井边洗澡。
 
曹书瑞也不例外。和士兵们打好关系才能更方便从他们的聊天中获得情报。
 
然后,大家会一起去餐厅吃晚饭,结束进餐后分别回到各自的房间。
 
按照这样的步调,曹书瑞似乎已经习惯了身为骑士的生活。
 
但他知道,平静的日常快到头了。
 
“不过在那之前,少说还能在平静一个月吧。”这边俘虏交赎金的期限是两个月,自艾伦向布鲁奈提交俘虏名单到现在,也才只过去一个月而已呀。
 
——————————————————————————————
 
有一天,莉姆找到了曹书瑞。
 
“艾丽奥诺拉大人让我来邀请你去训练场。”
 
“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是要看一看泰格勒威尔穆德卿除了弓以外还会使用什么武器。”
 
“除了弓以外他应该没有会用的武器了吧。弓用到那种程度,明显投注了相当多的心血,不太可能还有时间练别的。”
 
很快,他们二人到达了训练场。艾伦和泰格勒已经到了,两人已经在对峙了。
 
泰格勒的面前是以自然的动作举着枪的艾伦。
第5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