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穿越架空如鲠在喉基情燃烧岁月

基情燃烧岁月

     这两天被吾家死党逼看了部基情片《王尔德的情人》,看后思绪如潮,决心八他一卦。

  
  最早知道王尔德这个人,是中学读童话《快乐王子》,当时就觉得这人怎么能把童话故事写得那么忧伤美丽呀。不过真正全面了解这哥们还是借了柯南道尔的福,那时迷福尔摩斯正迷得发烧,便满天下去找作者的相关八卦,找着找着忽然发现居然有人说,柯南道尔是根据他所崇敬的一位著名作家来塑造福尔摩斯这个人物的(阿福和王尔德都是1854年出生的),这个人就是奥斯卡.王尔德。
  
  □□的读者可能知道王尔德的不多,因为这哥们四十多岁就挂了,生前留下的作品并不多,完整的统共只有一篇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四五部戏剧(《不可儿戏》又叫《贵在真诚》,《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理想丈夫》,《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等),一些短篇童话,外加几首诗歌,但这并不影响王尔德在英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因其作品虽少,但几乎每一部叫出来都是响当当的。
  
  一直到那部著名的基情电影《王尔德的情人》出来,外貌协会的某关受到当时正处于美貌全盛时期的裘秃的感染,开始关注王尔德的生平八卦。
 
  (当然电影是有艺术加工的,不能完全作数)
  
  和半路出家的柯南道尔不同,王尔德是正经文学科班出身,家世富裕,学历金贵。
  
  虽然现在看来,王尔德的名声传播度简直没法和柯南道尔比,但在当时的文学地位却是王尔德高于柯南道尔——从文学理论上来说,福尔摩斯属于通俗小说,而王尔德的作品则接近于纯文学(不是偶说的,貌似是萧伯纳还是哪个著名评论家说的,记不清了),而柯南道尔作为侦探小说真正意义上的奠基人的地位,是在后来侦探小说全面兴起乃至推理小说的兴盛后才确立的(好绕口)。
  
  在当时,王尔德是唯美主义文□□动的倡导者,是旗手,是中流砥柱,简直风头不可一世。那么神马叫做唯美主义呢?简单来说,就是为艺术而艺术。
  
  这个大家大约还是不懂,浅显一点说,就是艺术的三观并不重要,善良的,邪恶的,好的,坏的,正直的,软弱的……统统不重要,只有‘美’是重要的。不论是戏剧,还是小说,还是诗歌,还是别的什么艺术载体,只要美得惊天动地,感人肺腑,那就行了;至于是否扬善惩恶,起到积极的社会作用,并不重要。
  
  ——这是某关自己的理解,很多国内的评论家喜欢把王尔德的唯美主义和阶级矛盾,上流社会的虚伪,资本主义的腐朽堕落,金钱主义等等挂上钩,给王尔德戴个‘敢对社会仗义执言’的帽子。这个某关并不认同,从事实来看,王尔德的仗义执言也不过是针对上流社会的某些弊病,例如男女不平等,小市民出身的某关觉得吧,上流社会再悲催那也是上流社会,有钱有地位,不用别人仗义执言,人家依旧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哪怕穷苦百姓水深火热了,上流社会至少还是衣食不愁的。
  
  还不如柯南道尔对社会矛盾认识来的深刻,他写的福尔摩斯就不止一次对下层人民的生活以及广大普通人群面对的问题,例如就业,经济,婚姻等作出辛辣的批评。
  (偶果然还是最喜欢阿福。)
  
  但唯美主义的确有其魅力所在,你读柯南道尔的书,会觉得浅显易懂,朴素明快,阅读时没有什么困难;但你读王尔德,就会觉得忽进入一座瑰丽繁华的花园,其辞藻之华美,用语之富丽,简直叫人眼花缭乱,气都喘不过来,甚至连他文辞最简明的童话集,读起来都忧伤美丽得宛如一首小夜曲,是以被冠以‘散文式童话’或‘诗歌式童话’。
  据说本国作家郁达夫就深受其影响,不过偶读过郁叔的作品,觉得就其唯美度而言,显然差距不小。
  
  文学上的东西讲完了,还是来讲淫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八卦吧。
  对了,就是基情。兄弟姐妹们,把口水擦一擦,开始了。
  
  王尔德前半辈子很顺,父母慈爱,家境无虑,进入社会后又娶了一位贤惠端庄有钱有文化的漂亮老婆,人自带妇粮,都不用他费心养家(柯南道尔泪目)。婚后不久就生了两个儿子(老王很爱他的儿子,据说他写童话的初衷就是为了给儿子们看),最美妙的是,连续两次生产后,王太太就开始身体虚弱,各种小病不断,不得不带着孩子长期住到英国乡村养病,完全不打扰王尔德在大都市伦敦的各种‘娱乐’,也不知道外面的风言风语。
  
  从现在看来,王尔德虽然娶妻生子,属于‘双性恋’范畴,但他的性向应该更倾向于同性方面;有个著名的文学评论家曾说过,看一个人是否是GAY,不应该看他是否结婚,而是要看他在婚外找的情人是男是女。
  这句话极精辟!
  
  从王尔德的恋情史来看,除了妻子之外,他的大部分情人都是男的,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叫罗比.罗斯,比起历史上其他性向不明的人物,罗比是比较明确的GAY。
  在老王的众多同性情人中,应该说罗比最执着真挚,哪怕后来跟老王分手了之后(老王劈腿,老王是外貌协会的,罗比不够美型),依然以朋友身份支持他,鼓励他,劝诫他,在王尔德落难后也经常施以援手,更为老王在文坛上的地位不断奔走呼告。
  
  话说回来,老王的大部分情人都相处很好,亦情亦友。
  
  综上种种,37岁之前的老王可说是顺风顺水,内有妻儿,生活幸福美满,下有子嗣,健康可爱,外有基友数枚,大多乖觉低调,善解人意,好聚好散,事业红火,名声鹊起,经济收入丰厚……这一切的美妙,终结于他在37岁那年见到了自己上辈子的债主,年仅21岁的绝代美男子,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勋爵,昵称‘波西’。
  老王在诗歌中把他叫做‘我的百合花男孩’,或者‘水仙花男孩’。
  
  虐情来了。
  
  基本上所有研究王尔德的学者都同意,是波西毁了当时名声地位都如日中天的王尔德,间接导致了王尔德的中年病故。
  其实某关一直很讨厌‘红颜祸水’的说法,意指某个伟大人物是被他身边的爱人所害之类的,但在看了这两人之间的故事,偶也不得不暗叹一声:波西你丫真害人。
  
  波西出身极好,他老爹昆斯伯里伯爵九世(这个爵位含金量极高,可惜后来没落了),他是家中三子,自小受母亲溺爱,但偏老爹性情粗暴,动不动爱打骂儿子(用马鞭),致使父子关系之恶劣如同水火。
  波西和老王之前的情人都不一样,毕竟那时TXL是极不名誉的事,人家大多是低调隐晦,不管人后在床上如何,人前总是装得似模似样的;但波西不管,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和老王搞基。
观影日志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