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穿越架空如鲠在喉娶黛玉还是宝钗?

娶黛玉还是宝钗?

     前日看了八卦一篇贴子,不意又引出某关多年来对钗黛的一些想法,便与偶家那个一板一眼的死宅理科男聊了几句,谁知一问之下,竟发觉关公对钗黛的奇思妙想完全超出之前某关对男性的理解,特此详列,以供众兄弟姐妹们一笑。

  
  某关:唉,我从小就是喜欢黛玉的,长大了还喜欢,可也觉得宝钗也是可怜可敬的,可惜宝玉只有一个。今天网上拥黛派和拥钗派又吵得好厉害呢,对了,你呢?拥哪边。
  
  关公(很干脆的):我是拥黛派。
  
  某关:咦?!怎么会?据说做过男性调查的,十个里面九个半都是喜欢宝钗的,说她既周全,又能干,会持家,还温厚好相处,总之好娶来做老婆好处说不完。倒是黛玉,说她病歪歪的,又小性子,难伺候呢。
  
  关公(严肃的):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解。我就始终觉得黛玉比宝钗强,哪怕是现代男性娶妻,也应该娶黛玉才对。
  
  某关:相公此话何解。
  关公:娘子你先把嘴边的瓜子壳撇干净再说。好,你态度很端正,把话梅也放下,鸡翅膀也不行,但可以吃奶糖……可以了。
  
  首先,是品性。不论找朋友,还是做夫妻,最要紧的是心地,再聪明能干的人,如果心地不好,那睡在身边你能放心吗?和黛玉做夫妻或朋友,哪怕感情不好了,有了龃龉,也不用担心她会背地里使坏,她只会明刀明枪跟你吵。如果是宝钗,倘若夫妻离了心,或者和朋友有了厉害冲突,哪怕她脸上不显,搞不好背后在捣鼓什么。
  
  不论别人说宝钗如何好,只‘滴翠亭扑蝴蝶’那件事就够叫人心寒的,说一千道一万都是翻不了身的。平日里跟林妹妹亲亲热热的,谁知一有机会就插刀。这样的女子做老婆,若夫妻好也就罢了,倘若不好,她会在背后把你算计的一根针都不剩下!
  
  做朋友呢?倘若你们要竞争一个职位,可以相信黛玉会明着来,靠自己的专业所长来争取,若换成宝钗呢?难说了吧。
  
  某关:你直接说男人喜欢直心眼没算计的傻娘们不就行了。
  关公:你搞人身攻击我不说了。
  某关:别别别我错了您接着说。
  
  关公:其次是心气。就是你们这些八卦女生平日最爱说的小三问题。难道你们不觉得宝钗是是个小三吗?
  某关:哪里有,你别乱说!当心被人拍死。
  
  关公:宝玉和黛玉早就心心相印,别告诉我宝钗这样善于察觉的人会看不出来。就算平日不能确定,那次她去怡红院听见宝玉午睡时候说的梦话,难道还不明白?宝玉虽然叫她宝姐姐很亲热客气,但对什么金玉良缘一滴滴兴趣都木有!
  
  若是黛玉听见了这么一番话,早拂袖而去,天涯何处无芳草,嫁别的男人去了;可宝钗不,这女子能忍会装,丝毫没有退缩的念头,而是继续竞争。可她竞争的方向不是去获得宝玉的爱情,而是尽可能的获取周边人的赞成。
  
  她根本不是奔着宝玉去的,她要的只是‘宝二奶奶’这个地位,有个心性温厚的丈夫,一个富贵的姻缘,作为男人,我是宝玉我也不要宝钗而要黛玉了。
  
  某关:你太偏激了。也许这桩婚事不是宝钗自己的想法,是王夫人和薛姨妈共同的念头,长辈的意思,子女怎能不听。
  
  关公:拉倒吧。我看在奔前程这个问题上,宝钗女士自己积极的很。还记得她当初是为什么来贾家的吗?是选秀。
  贾家的富贵有一半是靠元春,这样辉煌的例子放在眼前,焉知宝钗一朝中选不能重振薛家顺带帮扶王家呢?她们母女一开始住到贾家去,是想借助元春在宫中的势力的。正所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是宝钗的心声!
  可惜清朝不是明朝,明朝选秀要找平民女子,家事普通点就行,权贵之女反倒不行;而满清则是未选秀女,先看其父兄家族,宝钗悲催了……她爹死后,薛家只有一个到处惹祸的呆霸王,所以落选了。
  
  某关:那也不能全怪宝钗呀,为了重振家族而进宫算是错吗?
  
  关公:好,那不算错。可是在选秀期间,请问整本书中有否听见‘金玉良缘’的说法?一俟选秀无望,薛姨妈和王夫人立刻调整战略,于是宝钗和莺儿这对主仆俩也立刻进入状态,唱了一出好双簧。
  宝钗要看宝玉的玉,摩挲着玉上的字,含情脉脉的反复读了两遍,然后莺儿立刻‘惊喜’的发现‘这几个字倒好姑娘金牌上的字是一对’,生怕这些还不够力道,还要巴巴加上一句‘这个金的,将来定要找个玉的来配’——真是司马昭之心了。有够肉麻的,大姑娘也能说这话。
  这过程中,你能看出宝钗有一丝一毫的勉强吗?这不是爱情,是冷冰冰的算计。
  
  某关:人家本来就在吃冷香丸,冷一点怎么啦。也许宝钗已经喜欢上了宝玉,只是在找机会表达而已,你们男生不是很喜欢女生来表白的吗?
  
  关公:……说句实话吧,男的更喜欢自己辛苦追来的。
  
  某关:少装蒜!黛玉身体不好,要天天吃药,你们男人能高兴,娶个老婆来,不能干事,还整天生病。宝钗多利落呀。
  
  关公:要比较就要平均的比较,你不能用贾家的水平去比较平民,黛玉的医药费对贾家和林家从来就不构成经济问题。
  何况黛玉除了吃人参养荣丸和燕窝粥,还吃过什么名贵的药物,都是同等权贵门第家族中的常见保养药品。宝钗的吃的那个冷香丸才贵呢,多少人力物力海了去了。
  搁在现实生活中,黛玉不过多吃些维C和钙片,可要是宝钗,要男人上哪儿给她弄类似于冷香丸的神奇药品来?
  
  某关:要是黛玉生不出孩子呢?
  关公:不是有妾侍和通房嘛。
  某关:白痴,我是说对于现代来说啦!
  关公:不是有北京新兴医院嘛。
  某关:……
  
  关公:曹雪芹写这两个女子很妙,一个用的是‘明贬实褒’,一个用的是‘明褒实贬’。
  
  宝钗还没出场,就各种小道消息说她这样好那样好,脾气好性子好模样好,无一不好,从头到脚都好……小姐也说,婆子也说,丫鬟也说,一连说了好几年。
  
  而黛玉恰恰相反,湘云说她小性儿,婆子说她嘴厉害,丫鬟暗自议论她难伺候,更有影影绰绰的说她身子不好不利生养活不长等等……
  
  可事实呢?刚好相反。待湘云慢慢长大了,反而跟黛玉更能交心,中秋夜的谈话何曾跟宝钗有过;香菱更愿意找黛玉讨教诗词而非近在眼前的宝钗;紫鹃对黛玉那种超越主仆托之肺腑的忠诚和爱护,何曾在莺儿身上看到过?
爸爸哪儿也不去.下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